一微粉欢迎您

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行业资讯 > 微博新闻 >

微博失宠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21-12-24热度:
而在微博之前,所有的信息渠道都是从上往下,甚至是论坛贴吧,也只有一篇帖子,没有权限就无法参与。只是在微博出现之后,才开始有了自下而上的声音,平民小音量有了可以为他...

    而在微博之前,所有的信息渠道都是从上往下,甚至是论坛贴吧,也只有一篇帖子,没有权限就无法参与。只是在微博出现之后,才开始有了自下而上的声音,平民小音量有了可以为他们放大的平台,大家可以发表自己的见闻和态度。在民众看来,从“查郭美美炫富”到“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贪污案”,当时的微博是人民行使权力,对不法行为实施舆论监督的平台。
 
    《屠龙少年》的观念在2012年发生了变化。
 
    在微信启动公众平台和朋友圈之后,前者吸引了大V、媒体、时政名人等,后者拓宽了用户的生活分享渠道。在微博上,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用户活跃度,用户持续时间减少。GlobalWeblndex数据显示,微博活跃度在2012年中期达到峰值后迅速下滑,2013年7月已跌至2011年初的水平,下跌幅度超过30%。
 
    之后,王高飞接任陈彤成担任微博新CEO,为“去KOL”定下了“去KOL”的基调,微博媒体属性逐渐淡化,重心向娱乐大众偏移。那时微博副总裁曹增辉也公开表示,“为了‘拯救’微博,2013年微博的运营重点亟需从头部大V转向垂直领域。
 
    微博内容的生态变化可以明显看出:微博也开始从“学科审查委员会”转变为“网红的诞生地”。一大波网红,如小马甲、张大奕、艾克里里、王尼玛、谷阿莫、papi酱等等。在2016年十月,微博在45个垂直领域中,阅读量在10亿以上,其中18个以上的达到100亿。
 
    同时,微博也加快了商业进程。
 
    2013年阿里巴巴正式入驻微博,制定了一系列的变现战略,启动MCN项目,打造出爆款网红。微博客的《卧平任摆》,和淘宝合作更是让网红带货这一概念横扫全网。明星、阿里、微博都能赚钱,看起来是三赢,但其实微博只赚快钱。
 
    大量的淘宝广告,对用户体验造成一定的伤害。与此同时,公众知情权从由主宰话语权转变为争议性的漩涡中心,大V门槛的逐步降低也让微博环境开始喧嚣,到处都是叫嚣,偶尔还有摩擦,微博原本的声音也变得混乱。此外,微博月活的主要用户是15-25岁的年轻人,最大的声音来自于这一群体,因此,微博高层决定,年轻用户喜欢什么就怎么做,娱乐明星话题开始大量增加。
 
    从那时起,恶龙开始孵化。微薄的流量逐渐沦为娱乐明星,给微博带来收入的同时,也在一定程度上被束缚、异化。
 
    无法停止的“流言蜚语”交易。
 
    细细想想,从2015年起,我们经常在微博上看到关于明星出轨、离婚、撕扯等话题。这类事情在2015年以前也有,为什么现在开始发酵?主要的原因是微博开始有意地进行宣传,以吸引眼球。
 
    影星的绯闻轶事为其带来了热门和商业价值,2018年初,微博的股价达到142美元,总市值超过316亿美元,微博用户数超2亿。与“演艺界”、“饭圈”深度绑定的微博热搜榜影响之大,甚至变成了资本流量的争夺战。
 
    声明中,微博否认有“花钱买热搜”的行为,但事实上,每个人都知道机器是死的,人是活的,规则和算法却可以被人利用。
 
    例如,微博上发布的热门词汇的热度计算公式“(搜索热度+讨论热度+传播热度)+互动率”,这个公式是固定的,但搜索量,讨论量,互动率是固定的,但搜索量,互动率是可以被人为地刷的。
 
    在2019年2月,蔡徐坤因为“一条微博转发上亿”引发了外界的关注。那时微博用户总数只有3亿,相当于3个人中就有1个是蔡徐坤发来的微博,这样的夸张数字显然是不合常理的。事后经核实,操纵这起刷量事件的背后推手是一款APP,该软件有用户使用了19万多个控制微博账户登录。
 
    并且官方微博没有直接参与到热搜的购买、撤、压等行为中,也要打一个大问号。
 
    发生于2020年6月的蒋某舆论事件,全民目击了一系列受某种势力影响,微博热搜采取的“压热搜”和“热搜”的违规操作方式,让微博热搜榜一直受到一些影响。由于存在扰乱网络传播秩序的行为,微博也被相关部门约谈并整改,热搜榜被迫停业一周。曾“伸张正义”的少年,最终成为为虎作伥的“恶龙”。
 
    而且从商业角度来说,一家提供搜索、社会服务的互联网平台,其平台内容、热门搜索榜单的真实性、权威性,同样是商业品牌的一部分。若长时间受到一些刷榜公司和饭圈粉丝的影响,用户体验受到严重影响,微博自然会失去公信力。
 
    不过,要停止这种“流言蜚语”业务也并非那么容易。
 
    近年来,包括开屏广告、热搜广告、信息流广告等广告业务,都是微博收入的主要来源。据微博公司2020Q2财报显示,该季度净收益为5.745亿美元,其中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5.023亿美元,占87.4%。其中,泛娱乐流量不仅是支撑广告收益的重要基石,也是其拓展增值业务的主要方向。
 
    这些年来,在微博上,超话社区、粉丝群、V+会员等功能,让追星成为一场氪金游戏。前一段时间下星势力榜,有一种打榜方式是影迷为明星送花,每朵2元以提升明星“爱慕值”,曾蝉联明星内地榜64周连冠的蔡徐坤收到500多万朵鲜花。微赚了流量,粉丝赚了“荣誉”。
 
    然而,微博利用了这些数据,也被数据所吞没,越来越多的人正在离开这个平台。据Questmoblie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,目前微博的月活量已经远远落后于腾讯,爱奇艺,其广告收益也受到影响。
 
    (来源:QuestMobileTrUTHADINSIGHT广告洞察数据库2021年06月)
 
    作为护城河的缺乏独到之处的微博,一直在走“炒热话题——获取流量——吸引广告”的路径,而且在铺天盖地生长的时候,忽略了对平台生态的治理。越来越多的广告和营销号、内容信息的真假难以确定,这是基于流量、无节制的商业生态,造成微博优质广告资源的缺失。
 
    也许,在打赢了博客时代的战争之后,微博在随后的表现就显得平淡无奇,在社交电商、短视频等领域,都曾手握流量,并先行一步,无形中成为了竞争对手。目前,广告质量大不如前,社会风评也越来越差,这对于微博而言,没有把蛋糕做得越大,却越走越窄的微博,是非常危险的。
 
    怎样摆脱娱乐化的困境?
 
    微博逐渐失宠,正尝试着通过“兼容并包,博采众长”的方式摆脱娱乐化的困境,夺回舆论阵地。
 

挑选http://www.renfengchina.com/,为了你的抖音短视频号打造出1个营销推广力更强的知名品牌 !

本文地址:http://hemingwaypapers.com/a/weibonews/307.html

责任编辑:一微粉

上一篇:微博失去了未来

下一篇:网红需要微博